品赛蒂家族老藤白诗南白葡萄酒2015 老藤葡萄园和“精心设计的新葡萄园”的品质之争

Greg Sherwood MW

格雷格舍伍德(葡萄酒大师)

 

顶级葡萄酒之旅

品赛蒂家族老藤白诗南白葡萄酒2015

老藤葡萄园和精心设计的新葡萄园的品质之争

2017910-格雷格·舍伍德(葡萄酒

    这周末,我喝了在开普地区我最爱的白诗南,赛蒂家族老藤白诗南白葡萄酒(又名赛蒂家族斯格堡白葡萄酒)2015。之前招待白诗南之王Bruwer Raats的时候,我们尝到了他史诗级的新作Eden Single Vineyard High Density Chenin Blanc  Cabernet Franc 2015,都是由6-7年树龄的葡萄树的果实酿造的。而对于他们之间的讨论无可避免地变成了老藤葡萄与开普地区涌现的许多时髦的老藤背后的哲学问题。

 

    这瓶美味的斯格堡白诗南来自于西海岸北部的奥利芬兹河产区,葡萄树种于1940年至1955年间,采用灌木葡萄树种植法(不使用葡萄架),种植于风化砂岩土壤中。是不是老藤就定义着葡萄酒的质量呢?我刚刚看了Wine Goggle博客上Emile Joubert的文章,当中有些Bruwer关于南非老藤葡萄的争论的一些有趣观点。

 

 

    在这确实是个广泛而复杂的问题,对我来讲,一些分歧只是源于看问题的角度不同,或者仅仅是因为种植葡萄和酿造高质量葡萄酒的哲学上的细微不同。我肯定Andre MorgenthalRosa Kruger都不会介意我对他们进行解释,如果说仅仅是老藤当然不能保证葡萄酒的质量,这太片面了。同样,即使是Bruwer Raats也承认,一些非常深奥的葡萄酒,不论过去还是现在,都是由南非的老藤酿葡萄造的……赛蒂的斯格堡也是最好的葡萄园之一,即使葡萄园从未急于生产高质量的葡萄酒。

    对我来说,老藤葡萄园是需要被保护和颂扬的,只要它们还能够产出高质量的果实,给种植它的农民带来经济效益,即使这意味着每公顷的维护花费门槛是30000兰特(约15000人民币)。是有生产商愿意付这比钱的。但是同样的,如果我们要在未来为下一代人留下更多的像斯格堡这样的葡萄酒的话,我们就需要耕种更多精心设计的高质量葡萄园比如像Raats Family Eden的白诗南和品丽珠的葡萄园,并坚持培育养护它让它成为老藤。现在在它们只有6年树龄的时候,它们已经表现出了南非葡萄酒质量的顶尖水平。

 

 

    对我来讲,这不是什么问题。老藤葡萄园或者是精心设计的新树葡萄园都是推进我们这一特别的葡萄酒业向前发展,让我们的下一代葡萄酒爱好者或是收藏家能够喝到高质量葡萄酒的必要条件。而现在,我的思绪还是回到这个星期天的下午,细细啜饮着我的赛蒂老藤斯格堡白诗南2015,沉思着这个问题……假装自己是一位智慧的老圣人。

 

赛蒂老藤斯格堡白诗南白葡萄酒2015,产区:奥利芬兹河,酒精度:13.5%

    不可否认,这是一款非常严肃的葡萄酒,现在喝有点太年轻了,但它初露端倪的香气和复杂度是如此的诱人,令人陶醉,以至于只要你的窖藏数量够,我不得不建议你在窖藏它的每个阶段都开一瓶尝尝。刚开的时候,它的芬芳中有很多的香料味,干练并以干百里香的味道为主导,伴有龙蒿和甜小茴香的味道,并微微带有明确的碎花岗岩的矿物香。只需在杯中醒10分钟,一波接着一波的梨子果泥味、干练的橙皮味、柑橘味、爽脆的白桃味和各种白色柑橘水果的芬芳接踵而至。味道极具热情,然而脚步又轻快,优雅,具有难以置信的集中度,热情而感性。白色柑橘、青苹果、苦橙皮的味道和芬芳交相辉映,和有力的酸度消融在强烈的果味中,让你垂涎三尺,欲罢不能。我总是拿南非高质量的白诗南和勃艮第的顶级白葡萄酒做对比,因为很少葡萄酒能够做到这种深度,热情和强烈的果味及有力酸度的融合,并且同时又豪华、高尚、精致复杂和绝对的引人瞩目。这瓶2015年份的赛蒂老藤白诗南也许能在已经被认为是南非现代酿酒史顶级纪元的这个年份中,重新定义一个质量等级。

(以上文章转自葡萄酒大师格雷格 舍伍德的博客,由拾酒铺码头翻译,原文链接:https://gregsherwoodmw.com/2017/09/10/contemplating-chenin-blanc-the-old-vine-debate-and-quality-by-design-over-a-glass-of-sadie-family-skurfberg-2015/)